-

他冇有耽擱的趕去書房,處理那些還未完成的,以及新拿過來的奏摺。

田無雙靜靜的坐在一邊,給周擎天磨墨。

燭影不斷的搖晃著,將兩人的影子打在窗戶上和牆上。

看上去倒是十分的溫馨。

就這麼,兩人一夜無話,捱到了天明。

東方破曉,天空泛起一抹魚肚白。

周擎天終於從桌子後起身,他伸了個懶腰,通體舒泰。

隻是……似乎好像忘記了什麼事?

他揉了揉太陽穴,讓有些發酸的雙眼略微舒緩了那麼幾分。

“想不到就算了吧,應該是我記岔了……”

周擎天搖了搖頭,將腦子裡的思緒給清空。

ps://m.vp.

天氣不錯,天光大亮,萬裡無雲。

早晨的溫度也很適宜,這讓周擎天有了幾分出門的念頭。

這種好天氣,不呼吸呼吸新鮮空氣,更待何時?

他叫上了田無雙,便朝著屋外走去。

陽光灑在身上,暖洋洋的很是舒服。

唯一美中不足的,就是剛剛走出他所在的那一進院子,耳邊便是傳來一道道號子聲。

“兄弟們加把勁!”

“今晚東家請吃肉喝酒!”

一聲聲號子聲傳來,讓周擎天突然想起,好像還有大周商會這門子事兒。

不過這些東西倒是不用他操心,他隻是需要告訴孟偉和楊川該怎麼做,然後就當甩手掌櫃便是。

至於商會到底選擇開在哪裡,隻要不讓周擎天親自去坐鎮,都沒關係。

不是什麼大問題。

周擎天這般想著,腳下的步伐卻是一點都不慢,繼續朝著外院走去。

隻是突然的,他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,腳步都微微一頓。

“朕剛剛是不是提到了楊川和孟偉?”

周擎天愣了愣,旋即,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老一少兩道人影。

隻不過這兩道人影,是跪著的……

想起這個,周擎天臉上便露出幾分古怪之色。

“無雙,你說那兩個傢夥,該不會是跪了一天一夜吧?”

默默跟在周擎天身後的田無雙微微一愣,旋即搖搖頭。

周擎天不記得這件事,她自然是也完全給忘到了一邊,拋之腦後。

可想想也是,周擎天的命令,那兩人怎麼敢不聽?

想到這裡,田無雙又好氣又好笑,“陛下還是去看看吧,我怕……”

其實還不等她說,周擎天便先一步的趕忙朝著外院而去了。

他最是清楚,像後世什麼老臣勸諫一跪就是十天半個月的,那都是藝術的加工罷了。

真實情況是,人不可能不吃不喝的跪那麼久。

就算是胃裡忍得住,膝蓋也忍不住啊。

周擎天有些焦急了起來,他暗罵自己居然將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。

若是楊川和孟偉再跪出個什麼毛病來,那大周商會的事情可就算是徹底丟給他自己了。

這如何能行?

好在,周擎天走的非常快,短短幾分鐘之後便來到了外院。

一過來,映入眼簾的便是揮灑汗水的勞力苦工們,人力伢行的管理人員手持著鞭子,在那裡盯著。

除此之外,便是兩道跪的東扭西歪的人影。

看到這兩人那半死不活的樣子,周擎天心都在滴血。

“來幾個人,快點扶他們起來!”

周擎天對著一旁的伢行管理人員說道,語氣有些不善。

伢行的人雖然不認識周擎天是誰,但卻也看到了後者是從內院走出來的。

身份地位應該不差纔是。

隻是……

一個有資格讓堂堂刺史大人和縣令大人跪一天一夜的,居然是個這麼年輕的人?

伢行的人眼底露出些許的驚訝。

隻是,雖然有些怕犯錯,但是即便是他們這些小人物,也覺得刺史大人二位實在是有點慘。

他們可是從昨天白天跪到了今天白天,從一開始的還算狀態不錯,到最後變得肉眼可見的精神萎靡了起來。

而眼下,更是互相靠著沉沉睡去,就連耳邊如此喧鬨的聲音都如同充耳不聞似的。

依舊睡得很香。

他們也曾想著要不要給刺史大人帶點食物過去,但是卻被刺史大人給拒絕了。

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伢行管理咬了咬牙,旋即趕忙朝著孟偉二人而去。

周擎天自然也是大步跟上。

看著孟偉二人身子靠著身子睡去的樣子,周擎天不知怎的,突然有些心痛。

再一看他二人就算是睡覺,也依舊是保持著跪坐的姿勢,心裡更是升起了幾分慚愧之色。

“趕快安排人,給抬兩個木板過來!”

周擎天急匆匆的下令到。

眼前,那伢行的管事小心翼翼的蹲在兩位大人麵前,然後伸出一隻手來輕輕的拍了拍兩人的肩膀。

足足拍了好一會兒,楊川這才率先驚醒。

他揉了揉迷迷糊糊的雙眼,還未還請眼前之人到底是誰。

不過就在這時,他膝蓋上卻是傳來一陣錐心刺骨的疼痛,疼得他齜牙咧嘴。

“嘶……”

楊川吃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,旋即瞬間便驚醒了過來。

隻是隨著他下意識的一抽身子,一直靠著他的孟偉便再也冇有了支點,竟然直直的倒了下去。

還好眼前的伢行管事眼疾手快,趕緊將孟偉給扶住,這才避免了二次傷害。

看著孟偉被這麼一搞,也悠悠醒來,周擎天一顆懸著的心這才略微放了下來。

孟偉可不是楊川這種青壯派,他年紀大了,受不得這種苦的。

而另一邊,楊川則是已經徹底看清了眼前的情形。

看到周擎天的刹那,他不禁熱淚盈眶,尤其是看見周擎天臉上那揮之不去的慚愧之色,楊川心裡更是如同刀絞一般。

原來陛下還記得他們……

自始至終,他都冇有埋怨周擎天哪怕是一句。

當即,他便下意識的想要對周擎天行禮。

隻是身子纔剛剛一動彈,便又是一股錐心刺骨的疼痛傳來,讓他眼前一黑,險些跌倒。

周擎天這次冇有托大,而是直接上前一步將楊川給扶住。

“不用多禮,你二人趕快去休息休息吧。”

說著話,周擎天看了一眼一旁還有些迷迷糊糊的孟偉,見後者也是疼的齜牙咧嘴,但是卻半句怨言都冇有說出來。-